有一天,志明準備在春嬌的公司樓下接她放工,等了三十分鐘後,終於看到春嬌拖著疲累的身軀走出大堂。累得面色蒼白的春嬌為免志明擔心,強裝堅強地向志明擠出笑容,但仍我見猶憐。細心的志明又怎會看不出春嬌需要額外呵護呢?立即一個箭步上前,抱春嬌入懷,輕輕拖著她柔軟的手。此時此刻,甚是溫馨。

但一向調皮的志明,忍不住開了個玩笑:「你隻手咁凍嘅,唔通你練緊寒冰掌?噢,唔怪得咁攰啦你!辛唔辛苦呀?」春嬌打個噴嚏說:「你咪玩啦,發緊燒呀我!」志明輕吻春嬌的額角道:「係喎,個額頭咁㷫嘅?陰公豬囉,練寒冰掌練到感冒!」繼而從背囊中拿出一件薄褸搭上春嬌的肩膀上。這份淘氣與體貼,令春嬌非常窩心。

「其實,發燒明明好熱先啱,點解個人反而會沾寒沾凍嘅?」春嬌突然問起。
「哦~咁係因為當有細菌或者病毒入侵身體嘅時候,白血球會同依啲入侵者打仗,影響咗一個人大腦下面負責調節體溫嘅下視丘(Hypothalamus),令一個正常體溫嘅設定值上升到高過攝氏37度。」
「你好叻呀~~~!不過唔明。」
「或者咁講,病嘅時候下視丘會覺得身體37度唔夠用,要高溫啲,例如38度先至夠用囉!」
「點解嘅?點解要高過37度嘅?」
「咁樣先可以提高免疫系統中白血球的工作效率,盡快鏟除入侵者吖嘛!」
「但係都解釋唔到點解個人會feel到好凍,有時仲會打冷震添喎!」
「傻豬豬,你諗吓,本身身體得37度,但係依加下視丘話要39度先至係王道,身體咪以為自己身處喺凍嘅地方囉!就好似冬天嘅時候好凍,血液會盡量減少流向表面嘅皮膚同啲手手腳腳度,從而減低熱嘅流失,所以手腳會冰冷。肌肉亦都會打冷震,製造熱能,目的都係為咗達到39度依個下視丘新定落嚟嘅目標。」
「哦!我明白啦!當身體打勝仗,下視丘就會下降返個體溫設定值到正常嘅37度。不過成個身體都仲係喺39度喎,以為自己喺好熱嘅地方,所以個人就會出汗,將熱能帶走,從而降低體溫。」

「叻叻豬喎!識得舉一反三,發住燒都咁醒目!」
「Yeah! 可能體溫高啲,IQ都高啲呢!等我再發高啲燒先!」
「燒壞你個腦呀!雖然調高體溫增加免疫系統嘅效率,不過如果依個設定值太高,又或者長期處於體溫過高嘅狀態,好耐都唔跌返落嚟嘅話,就會影響其他身體機能架啦!所以發燒有時都真係雞肋,令人又愛又恨!」
「咪好似你咁囉!」
「冇理由!你明明只係愛我嘅!」

害羞的春嬌打了志明的手臂一下,志明立刻反應過來,作痛苦狀:「你嘅寒冰掌已經練到如此境界!打到我內傷啦!」更不理春嬌的白眼續繼又唱又跳:「寒冰掌,又推甩兩件。推出我寒冰掌,又卸去凶險~!」*

*「寒冰掌」是千禧年代的粵語歌曲,由香港四人男子組合主唱

資料來源:
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Human_body_temperature#Fever

 

立即捐款 支持青協

 

 

我想立即捐贈

支持青協